君悕

过激嘉右咔佑
切勿踩雷

《总有刁民想爬朕的浴缸》


嘉德罗斯懒洋洋地泡在浴缸里,贴合的睫羽在脸上留下剪影,水蒸气如薄云般包裹着他,熏得少年白皙的皮肤微红,全身软得要化开似的。

嘉德罗斯为数不多安静乖巧的时光被突然“嘎吱”的一声打破,有人推开了浴室门。

因为之前习惯了一个住在大别墅,嘉德罗斯洗澡没有锁门的习惯。家里多住进一个冰美人他也忘记了这点。同一时间眼帘掀起,金眸恶狠狠地瞪着来者,蹙眉微微带着不悦,红云却不由自主地爬上脸颊,挥手示意人出去。

“格瑞(。ì_í。),我在洗澡。”

格瑞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站在门口上上下下细细打量他许久,比以前刀棍相交时的对视更加具有侵略性,直到冰冷的视线都染上几分温度,嘉德罗斯开口吼人前才闷闷憋出一句“嗯

(。ì_í。)”。

“滚出去。”

“啪嗒”门如他所愿关上。但是是从里面关上的。

“不滚。(。ì_í。)”

格瑞解下发带,银发柔顺的披落肩头。紫水晶般的眼眸深邃,一直平静的与嘉德罗斯对视着,仿佛一种危险的暗示。接着他赤脚踩上湿漉漉的石砖地朝嘉德罗斯走去。

“(。ì_í。)干什么?打架吗?”嘉德罗斯眼看格瑞一件件脱下衣服扔在地上心里暗道不妙,心如琴弦般急剧加速。

两人虽然前不久确定了恋爱关系,还是在一场水深火热的决斗中格瑞率先把嘉德罗斯摁在地上迷迷糊糊地告白了。

从对手转变成恋人的关系总需要一个适应期,嘉德罗斯和格瑞之前最多也只是拉拉手到之后才演变成拥抱,睡在一张床上都不敢卷被子。

而现在要直接越过一垒上二垒的刺激简直受不来。他耳根子都快红熟透了,表面上还是在浴缸里对格瑞张牙舞爪。

对方显然对他凶凶的样子习以为常,毫无压力地靠近,给嘉德罗斯一种作为对手先来挑衅的感觉。格瑞视觉冲击的战术显然成功了,光看身线腹肌嘉德罗斯感觉鼻头都燥热起来,忐忑不安地往水里缩了缩一边凶巴巴地看着他,脸颊红得欲滴血。

“嘉德罗斯,我们连亲亲都没有。(。ì_í。)”

“然后呢?!”

“你不给我揉你的小肚子。(。ì_í。)”

“我真是看错你了混蛋!”嘉德罗斯毫不留情地泼了格瑞一大腿的洗澡水。

格瑞咄咄逼人地向浴缸里迫窘的小狮子越靠越近:“屁股也不让碰。(。ì_í。)”

嘉德罗斯一只威胁性地盯着他,像肉食动物一样蓄势待发:“甘霖凉的格瑞!”

“嘉德罗斯,我是个正常男人。你都不给我,我只好自己要。”

在格瑞伸脚想翻进大浴缸的时候,嘉德罗斯终于“霍”得站起身上手要跟男友来一场久违地肉搏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吗?

“去死吧臭流氓!”

但过不到半分钟就被口中的“流氓”用挠痒痒的绝招制服,两人一起滚到了浴缸里。嘉德罗斯是老虎,但只会在格瑞怀里像一只橘猫。

所以格瑞成了第一个敢爬嘉德罗斯浴缸的硬汉。

…………

经过腰疼的教训可算是长了记性,搬着工具箱回到别墅急匆匆地打算给浴室上密码锁,没想到格瑞居然快他一步把浴室的锁给拆了。

嘉德罗斯是肉食动物,万万没想到看似贤惠的男盆友也不是吃素的小白兔。不打架的时候跟嘉德罗斯拉拉手,给他做饭剥虾,晚上能睡到嘉德罗斯暖过的被窝,格瑞一开始觉得日子挺新鲜,,渐渐的才尝到了那么几分寡淡无味,于是爬浴缸尝尝鲜。尝出味道就准备胃口大开享用佛跳墙了。

嘉德罗斯又恼又无奈,他从小到大心高气傲从没被人这么狼狈的压在身下,格瑞犯的可是骑君之罪。但终究还是自己捡回来的白兔叽,本性坏了点,但是长得好看很贤惠会做饭,依旧打不下手骂不开口。

唉。能咋办呢?真是气呼呼。(。ì_í。)

一想到自己的霸王浴缸要承受两个人的重量,嘉德罗斯郁闷地往嘴里塞了一筷子格瑞做的青椒牛柳,吧唧吧唧地咀嚼着。对方安静地低头扒饭,对于嘉德罗斯无视自己夹过去青菜的举动也不多嘴,似乎是默许了嘉德罗斯吃完桌上所有肉类的举动。

终于对自己的无耻行径感到愧疚了吗?嘉德罗斯一边吃肉一边高傲地扬了扬下巴。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紫色的眼眸瞬间击中了嘉德罗斯的小心脏,但他扭头很固执地结束了这个深情对视。即使在凹凸大赛是个大赛第一,在恋爱这方面怕是倒数第一了。

格瑞想跟嘉德罗斯好好谈谈心。深入交流一下恋爱不能停留于片面的懵懂。饭后的一个小时,他找到了嘉德罗斯说,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一只小奶龙从天而降,它想跟恶龙一样去城堡抓公主,半途却遇上了一只小白兔。比起公主,懵懂的小奶龙还是更喜欢毛茸茸的白团子,于是伸爪去抓小白兔。不料白兔身手不凡,成为了第一个在奶龙爪下逃之夭夭的猎物。龙找到乐子了,天天追着白兔打架,跟在绒球似的尾巴后面,收起鳞片蹭蹭兔子的茸毛,讨好地给它塞小零食,殊不知这是示好的举动。白兔孤单的世界里就这么闯入一个不速之客,在它来不及拍一兔爪将其驱逐出境,就十分悲催地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小奶龙身上的奶味,对小奶龙一见钟情。兔子斟酌了三天三夜,决定去追寻幸福(逼小奶龙负责),它不惧艰难险阻,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终于到了小奶龙的窝里,站在它的浴缸前大声说出那句话:

“你晚上吃得太多了。会长胖的。”

“我靠!这不是你爬小奶龙浴缸的理由!”缩在浴缸白色泡沫中的嘉德罗斯露出一只手竖起标准的中指。

格瑞面不改色地脱掉衣服:“我帮你燃烧卡路里。”

“噗通”一声,水花四溅,身高一米八的白兔叽毅然决然地扑倒了一米六的小龙。

…………

次日晚上,嘉德罗斯揉着腰躺在沙发上打游戏。回味起前几天格瑞兽性大发的种种,不禁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而罪魁祸首正巧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嘉德罗斯没好气地瞪回去一眼,却被那双深邃的紫眸光勾起了回忆,转眼再看时间,现在正好八点半,他通常会在这个时候去沐浴。

“如果想劝我洗澡的话,痴心妄想。”嘉德罗斯美人靠在沙发上骄傲地调整了一下姿势。

格瑞如嘉所料率先开口:“嘉德罗斯。”

“嗯?”

“你身后的沙发靠上爬了一只蟑螂。”格瑞一脸严肃的说完这句话时,沙发上的嘉德罗斯呼吸一顿。

“……”

空气凝固一瞬,格瑞站在原地不动,与嘉德罗斯大眼瞪小眼了三秒,只感觉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啪——”怀里就扑进一个暖烘烘的团子。

刚才还在沙发上躺着的嘉德罗斯,现在手机也扔在沙发上,扑进格瑞怀里不肯抬头,语气故作冷静:“渣渣,把蟑螂打掉。现在立刻马上。”

格瑞眉宇微微愉悦地舒展开——计划通。

接着嘉德罗斯感觉自己被拦腰抱起来,双手不自觉地勾上对方脖子。“你干什么?!”

一看沙发没有蟑螂,嘉德罗斯羞恼成怒地察觉自己被骗了,但为时以晚,下一秒格瑞抱着他走进浴室。

“甘霖娘!”嘉德罗斯羞恼指着格瑞鼻子的一幕跟前几天誓死不从地模样重叠。

格瑞眨了眨紫眸,一如既往地皮上禁欲系的外衣:“我什么都不干。”

“真的假的?”

说谎不是好习惯,格瑞最终还是抵不住诱惑,伸出手把浴缸另一头欲溜之大吉的男孩拉回怀抱,低头看着对方精致的碎骨若有所思:“我骗你的。”

…………

作为一个生活有品质的冰山,格瑞可谓是十分挑剔,没有泡着嘉德罗斯的浴缸他才不要进。

所以嘉德罗斯骂得好:“总有刁民想爬朕的浴缸。”

迟到的七夕,不行的话走评论。
http://t.cn/RkM1seu

《在下冰山格日天》

寒冰湖上

短袖飘扬

手握烈斩

断刀剑所见皆可斩

排行第二

迷妹万千

只因我有一张冰山美人脸

奸淫赌掠

我从没干过

一心追大赛第一

就我一个为发小挡刀不要钱

就我一个跟媳妇打了几万年

多可怕哦你要问我的名字

听好了哦~哦~

在下冰山格日天!!!

在下格日天

在下瑞良辰

那到底是格日天还是瑞良辰

救命呀这只格瑞又开旧设

嘉、德、罗、斯

麻烦您把他抱走!!

....................................

格瑞(自带小星星):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嘉德罗斯:滚你谁?我不认识!!离我远点再解我衣服我一棍子怼死你!!1